扇子

解不开【伪all叶】

【第二结】





  在扯着周泽楷出了医院后,叶修也不是个特别挑剔的,随意找了个医院附近的摊子就做了下来,扯着嗓子就喊道“老板,二十个烤串,三串鱿鱼四串蝎子两串馒头!”周泽楷则是坐在了叶修的身旁,等到烤串端上来的时候,对那油腻并刷满酱料的碳烤油炸物品仅是皱了皱眉,没有说什么。

  叶修用平时握惯了手术刀的手掂起了看起来油乎乎的铁签子,伸到周泽楷眼前晃悠道“小周啊,您还真别嫌弃这个,我跟你说,就这好吃着呢。”叶修倒是也不在乎嘴角可能会沾到酱料,直接一口咬下半只炸蝎子,然后便把那串子弄到周泽楷鼻子下面晃悠着“怎么样啊小周,嘎嘣脆,不来点儿?”

  叶修满脸揶揄“怎么,虽然这是蝎子,可炸完就没毒了。小周你该不会是......害怕蝎子吧?”叶修眼睛眯起,笑得很贼,像只狐狸躲在灌木后心满意足的舔着自己的爪子。

  周泽楷看着这样的叶修,不动声色的眯了眯眼睛,接着突然凑近叼住了剩下的半只蝎子,咽了下去,看着叶修略显惊愕的脸,他缩回了椅子舔着嘴角一脸满足。

  叶修浑然不觉,只是摇着头笑道“小周你要证明自己不怕蝎子也不能这样啊,那串是我的,再想吃也不能来直接叼我的啊。”

  铁盘里的碳烤物品已经所剩无几,叶修瘫在靠椅上,手又不老实的摸进了自己装烟的口袋。蠢蠢欲动的手指已经撬开了烟盒,它正在试图悄无声息地从口袋中抽出一根烟,然后把烟送到叶修嘴里。

  虽然叶修自认为自己手指动作很小——虽然也的确如此,但是周泽楷依旧注意到了。

  周泽楷皱着眉头,薄唇开开合合,最终只是艰难的吐出了几个字“前辈,医院......抽烟。”

  显然叶修不是周泽楷的那个叫江波涛的室友,无法从几个断续的字中翻译亦或是理解周泽楷所想表达的东西。

  叶修“???”

  周泽楷“......”

  看着一脸“你在说啥我怎么不知道???”的叶修,周泽楷感到了浓重的纠结,他的嘴唇开开合合,最终还是只有几个字“医生......抽烟,不好。”周泽楷的眼睫略略下搭,掩住了黑色瞳孔深处那无法描述的疯狂。

  快了呢——再过一阵子,前辈就是我的了。

 
现在,还不适合吓跑前辈。

  那样,就得不偿失了呵。

  黑夜中,狼压低身子伏在草垛后面,狐狸沐浴在狼冰冷的泛着幽绿光芒的竖瞳之下,依旧无知无觉。

  可怜的狐狸啊,被狼缠住,就真的再也......跑不掉了。

  叶修愣了愣,接着笑了“小周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哥喜欢烟。”似乎是被人戳破了正在暗搓搓干着的事,叶修的手也不藏了,直接大摇大摆的抽出了一根烟。

  周泽楷看到叶修这样,目光在那夹着烟百无聊赖的转的修长手指上顿住了,而另一只骨架匀称的手,正在烦躁地翻着全身的口袋去找打火机。

  叶修几乎翻遍了所有的口袋,但是依旧没有找到他的打火机,烦躁的甩了甩略长的头发,他把罪恶的目标转向了周泽楷。

  “小周啊......你看我今天忘带打火机了啊”叶修轻轻揉着两根手指冲周泽楷笑得一脸灿烂“所以你看......帮个忙呗?”

  周泽楷沉默了,他把脸缩进了羊绒围脖里,最然缓慢却十分坚定道“不......要。”

  叶修显然对这个结果有点手足无措,明明小周是那么好的一个孩子,为什么......最近学坏了呢?

  今晚没有抽到烟的叶修正在十分认真的思考着。

 

  周泽楷沉默的看着一脸纠结的叶修,突然有点心软。

  “火柴。”周泽楷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小巧的盒子,递了过去。

  叶修抬起头看到了眼前的修长的手掌——上的小盒子,一瞬间笑的眉眼弯弯“谢了啊,小周乖,改次哥请你去B市吃烤鸭。”

  周泽楷看着叶修的思路依旧十分笔直,无奈的叹了口气。

  今天的狼先生也依旧匍匐着看着猎物犯蠢。

 

  叶修叼着烟,划燃了根火柴点了烟,等那辛辣的尼古丁冲进肺里,有转了一圈出去后才眯起眼睛笑得懒散。

  叶修呼着带着干燥烟草气息的气,拉起来周泽楷“小周啊,我该回医院了。晚上还有值班呢,嗯?” 叶修温热湿润的呼吸不经意打到了周泽楷耳际,周泽楷的耳垂处飞快的浮起了一层薄红 ,当然那也有可能是被叶修挑尾音勾的。

  周泽楷黑眸深处暗流涌动:前辈,真的是太撩人了啊

 
这样的前辈,只能是我的。把半张脸埋进围巾的青年自私的想着,他的眼瞳中好像有一种东西即将破土而出,却被那略长的细碎刘海遮住,不见天日。 

  叶修走在路灯下吞云吐雾,影子被拉得老长“小周啊,过两天一起吃个饭啊?”叶修回过头笑的没心没肺。

  周泽楷沉默地盯着叶修的脸“......好”

  “叫你过去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过两天苏沐橙要来我们医院了,大家熟悉一下。”叶修看着前方道路的眼神有点空也有点没有神采。

 

  “对你应该知道沐橙吧?我觉得作为麻醉师她还是挺厉害的啊”叶修叼着烟也不抽了,只是往前走“小周你......”

  “我会......加油的。”周泽楷眼神暗沉,心里犹如翻江倒海:该死,明明让前辈露出那种表情,的只能是我啊......其他的能影响前辈的存在,都消失就好吧?他整个人半掩在墙下的阴影处,嘴角勾起了一个意味不明的浅笑,我的东西,怎么也逃不掉。

  暗处,狼对着他的猎物呲出了獠牙。

  叶修走到了医院门前的时候又好像没心没肺一样对着周泽楷笑,眼睛习惯性眯起“小周啊,这也不早啦。你晚课快开始了吧?回去吧,明天哥给你带点儿好的,说实话沐橙的点心做的挺好吃的。”

  周泽楷还是应了一声“......好。”

  周泽楷眯着眼睛看着叶修的身影消失在医院入口时,浑身才不受控制的散发出了低压。他的指骨咯嘣作响,清秀的手青筋暴起他却好像依旧无知无觉,只是固执的盯着叶修身影最后留下的地方,近乎虔诚到痴迷的目光让人胆寒,却又那么脆弱无法拒绝。

  却说那边的叶修对周泽楷的心情还是无知无觉,只是含着已经点燃了的烟快步走在明确贴上了禁止抽烟标识的走廊,浅褐色的短风衣衣角飘起,最后推开了走廊劲头的一间办公室。

  “哟,方锐大大今儿忙吗?”叶修一脸不在意,倚在门框上笑得很欠揍。
 

  方锐端着咖啡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语气调笑“叶神啊?今天是什么风把您刮到我这儿来了啊?”

  叶修也不管他说了什么,只是眯着眼睛笑的一脸意味不明“方锐大大啊,说到底今天下午那个手术还是我替你接的呢,嗯?”

  叶修倒是不觉得他那么亲和的微笑有什么问题,但方锐看到那个经典浮夸的狐狸笑,全身寒毛都要竖起来了。

  方锐抚了扶自己那已经起了鸡皮疙瘩的可怜胳膊,直接没好气儿地问道“要我干什么?啧,就知道你这家伙那么爽快就答应帮忙绝对没好事儿。”

  叶修眯着的眼睛越发狡黠“这不就得了嘛,来来来方锐大大,刚好你没事儿——帮哥值个班儿。沐橙她刚从C市回来,我一会儿得去接机。”

 
方锐听见这话明显一愣“接机?”

 
  叶修叼着烟无谓的点头,顺便把烟灰弹在桌子上的烟灰缸里“要不呢,哥当然是去接机啊。”

  “对,沐橙会来咱们科。”

  “方锐大大,别忘了照顾沐橙点啊......”

  方锐看那浅褐色的衣摆消失在门后面,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过了几秒办公室突然响起一声嚎叫“叶修你给我回来,我可没答应帮你值班!”

  依旧抽着烟的叶修听到这话在走廊笑得很开心。

 

  机场出口处,叶修胸口挂了个牌子写着苏沐橙三个字正准备晃悠两圈的时候,有个戴着棒球帽的姑娘笑嘻嘻的挑了过来,一把抱住叶修,顺便挡住了牌子。
 

  在叶修严肃地考虑着要不要抱胸大喊变态的时候,那姑娘把棒球帽抬了抬,帽子下的那张笑嘻嘻脸正是苏沐橙。

 
  于是叶修放弃了刚准备好要喊的话,顺手摸了摸苏沐橙的帽子“沐橙啊,挺早?”

  “这还不是想见你嘛,”苏沐橙笑得双眼眯起“你从C市走之后我还留那里有什么意思嘛,所以就来B市找你啦~”

 
苏沐橙从她的大旅行包里面掏啊掏,最后掏出来一个用保鲜膜包着五香牛肉条“给,”小姑娘眉开眼笑“我自己腌的,尝尝啊怎么样?”

  叶修结果苏沐橙的旅行包,原本觉得应该挺轻,结果到手之后才发现那东西可以把他压的一个踉跄。

  叶修一边扒开保鲜膜往嘴里塞着牛肉条,一边用余光瞟着苏沐橙,心中实在想不通,为什么这个姑娘可以把三十斤的旅行包背的那么轻松,还可以精力十足的过来跑跑跳跳。

  就在叶修重新评估着苏沐橙的战斗力时,那姑娘有跳了过来,趴在叶修身上“怎么样啊,牛肉条好吃吗?吃完的话包里还用的。”

  被苏沐橙一压,叶修觉得整个人的老腰都不好了。他一手扶着腰一手试图把苏沐橙往下扯,丝丝哈哈的抱怨“沐橙啊,你看哥这也不年轻了,总往我身上蹦老腰快不行了啊。”

  苏沐橙依旧赖在叶修身上不下来“有什么嘛,你才不到三十呢”小姑娘压低帽檐撇撇嘴“就是你们外科大手术对手要求太高了,麻醉师才没有这么多规矩呢。”

 
“好好好,”叶修失笑“沐橙,我们回去吧?”

 

  在路过叶修公寓楼下的M记的时候,苏沐橙双眼发亮,拽着叶修就往里面走。

  叶修把胳膊从苏沐橙的爪子中解救了出来,无奈道“我的大小姐啊,您都不看现在几点了。我明儿下午还有场手术呢我跟您说。”

  苏沐橙呲牙“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啊叶修,有的时候你都能通宵去看诊第二天照常做手术,别当我不知道,嗯?”

  叶修无奈的看着苏沐橙呲出的小白牙,仔细想想竟然无可反驳,遂揉了揉苏沐橙的头,嘴里嘀咕着好好好算我欠你的然后依然推开了M记的店门。

  “一盒薯条,还有大杯可乐谢谢~”苏沐橙清凉的声线在半夜的M记响起“哦还有一杯草莓圣代。”

  叶修再次回头时,就看到了苏沐橙笑眯眯的坐在了他的对面“怎么样,偶尔也需要放松一下嘛。叶修你天天这样还不如过来和我一起学西点~”

  叶修无奈“我的大小姐哟,我可以快点回去睡觉吗?”

  苏沐橙眯着眼睛挖了一勺圣代含在嘴里“不行~想都不要想。”

 
“跟你说我为什么要过来吃薯条啊?”小姑娘咬着薯条表情愉悦“因为啊,我喜欢吃薯条嘛。高兴的时候要吃薯条,那样才会更开心,悲伤的时候也要吃薯条,那样才能快点不伤心啊。”

  苏沐橙的帽檐很低,这让叶修没法看清她的表情“所以啊,薯条这种东西真是好啊......”

  叶修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苏沐橙身上,所以自然没有发现,黑暗里有双眼睛中的感情,浓的像是要滴出来。

 
周泽楷死死的在暗处隔着玻璃盯着叶修的背影,眸中的情绪翻涌,原本清秀好看的手指被用力捏进掌心,青筋暴起。

  为什么,为什么前辈找人代班不是有什么急事,而是和一个长得清秀的小姑娘大半夜出来吃饭!?青年俊俏的容貌在暗处明明暗暗,因脸上毫无表情而显得格外鬼气。

  前辈是我的,只能是我的......周泽楷内心的阴暗诱使他蠢蠢欲动。黑暗中仿佛有个人环着他的肩,用甜蜜的语气诱惑他摘下有毒的果实:去吧,把他囚禁起来。给他最坚固的笼子和最牢靠的锁链,锁在一个只有你自己知道的地方......你将是他的整个世界,他满心满眼都会是你。

  你和他将会永不分离。

  周泽楷的拳头猛然握紧,但他长长半耷下的眼睫和飘飘忽忽的阴影却遮掩住了他最真实的想法。

  接着他猛地顿了顿,最后深深的看了叶修和苏沐橙的背影一眼,头也不回的走了。

  叶修皱眉,转头看了看玻璃后的街道,明明是空无一人的地方,但他刚刚仿佛感觉到了一个人的视线,那么冰凉,仿佛可以把一个人从身体到灵魂冻在一起,最后碎裂成一片片。






这里是上一话的链接嗷,没看过的可以直接去看嗷http://function953.lofter.com/post/1eae30c4_ec8dc1c
最后祝大家愚人节快乐~加粗加长了一丢丢~
@Roy ͜✿ 这个是好基友继续艾特
小周快要黑化了呢但是最后压下去了感觉如何~完全黑化还得一段时间呢嘿嘿嘿
 

解不开【伪all叶】

  叶修终于发现,原来不作死就不会死

  如果没有年轻时没事儿就领回手术室玩两天儿解闷的后辈

  他就不会如此纠结

  “你们在干什么?”

  “还要说吗,当然是让你再也跑不掉。”

  “好可怕,你们。”

咳这儿是伪all叶的文,医生梗,有点儿ooc有点儿玻璃渣。本文不是什么好东西,慎入,(反正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在下小学生文笔勿纠。
注意本文后期严重三观不正任务扭曲,乖孩子不要看。

——————————————

【第一结】

  在我最无知的时候,你出现了

  你是我的光我的亮我唯一的救赎

  所以,我绝对不放手

  ……前辈
 

  这是个午后,阳光透过窗棂撒在叶秋黑色的发丝上,暖洋洋的。他修长的手指敲击着键盘,快速而不显得凌乱。

  “嘿小周,没事儿过来帮把手啊?我呆会儿有个手术”叶修的嘴角叼着已经点燃的烟,肆逸的青色烟雾在窄小的房间里缭绕。

  明明此时应该是大四临床训练的时间,但叶修看到周泽楷还是回复了“……好。”

  叶修看罢眯了眯眼睛,笑的像个狐狸,在阳光下蜷缩着甩着尾巴懒洋洋的晒着太阳“那就谢了啊,改天哥请你出去吃点儿好的。”

  周泽楷先是应了一声“……嗯”
 
  随即叶修便看到那个原本已经被他按灭了的聊天窗口又蹦了出来,上面是别扭的后辈在纠结了几分钟后添上的两个字:谢谢......前辈。

  叶修把烟头暗灭在值班室的烟灰缸里,不由得内心发笑:小周还真的是......不善表达啊。但在自己本身在治疗室坐班的叶修却不能知道,那个原以为纯良的心脏系的周泽楷在不远处的银屏后,笑的一脸满足:

  又抓住你了啊,前辈。

  过了不一会儿,周泽楷掸了掸袖子就去了叶修的值班室。

  叶修听到了门口儿的敲门声,没过脑就直接叫道“小周啊来啦?直接开门过来做,一会儿去手术室。”

  之后就是周泽楷一进门儿就看到了叶修坐在办公桌前的转椅上,背着阳光冲他笑,阳光在他黑色发丝上晃悠,好像镀了一层茶色的光。那一刻,或者是更早之前,就已经印在了周泽楷心中,一辈子都不会摆脱。

  “前辈。”周泽楷抱着今日实习的夹子眯着眼睛。
 
“小周坐哈,”叶修笑的眼睛弯曲“今儿吃了没啊?”他的声音慵懒,像只猫科动物在午后伸展在阳光下,毛茸茸的。好像在伸着毛毛的尾巴尖儿,挠在你的心口。周泽楷不知为何就想要伸手摸一摸,看看那柔软的黑色发丝是否像自己想象的一样,温暖干燥。

  在手往上抬了一些之时,周泽楷的眼眸暗了暗,骨骼清秀的手指在叶修看不到的地方攥紧,猛地下按到它该在的地方,青筋略突。

  在阳光照不到的地方,在叶修目光所不能及之处,他眼眸颜色深沉,好似那最黑的夜,最沉重的枷锁——把人锁起。富有侵略性的青年在阴影处舔着薄唇,那黑色的瞳孔好像狼一样,紧紧的盯着他的猎物……永生不放。

  黑暗中,绿眼的独狼已经匍匐在灌木中,只等猎物踏进陷阱。

  叶修并没有发现周泽楷的这一系列变化,在气氛变得有点奇怪的时候,他只是在办公桌前掂着覆盆子小甜饼儿冲着周泽楷笑到“小周,来点儿?”

  青年在叶修看过来的那一刹那,鸦色的睫毛落下,打下了一片阴影“好。”再抬起眼,他眼中已经是一片依赖。下意识掩去眸中深色之后,周泽楷深吸了一口气,强忍下内心深处的悸动,大步走到了叶修身边。

  周泽楷把握紧的手指松开,指关节处已经有些发白。他丝毫没有留意这些,仅仅是扬起了一个最单纯的后辈对前辈信赖的笑脸“好。”

  你说的什么,都是好的。

  你之砒霜于我亦是蜜糖。

  所以——你能不能也属于我?

  发色深沉的青年扬起了看似无辜的脸庞,好像原罪的恶魔在黑暗中低语:我是那么,那么的爱你啊......前辈。他的薄唇开开合合,似乎有很多话即将说出口,但最终都被周泽楷无力吞下。

“小周啊,想什么呢气场这么诡异,” 叶修似笑非笑地看着周泽楷勾肩搭背“是不是有女朋友了,啊?来来来给哥说说,咱的小周也要谈恋爱了啊。”

  周泽楷听到叶修说这话的时候,眉眼纠结不解和“没有,”

  俊秀的青年皱着眉头认真想了想,接着憋出了三个字“......女朋友。”

  叶修含着没有点燃的烟卷,一张脸笑得没心没肺“哈哈哈小周这就害羞了啊?都老大不小了该谈个恋爱了,害羞个什么啊”叶修一副好学长好前辈的样子,乐呵的凑到了周泽楷身边。毛茸茸的脑袋蹭着青年的脖颈,温热润湿的呼吸打在了周泽楷的血管上,因为含着烟所以尾音模糊不清“是吧,嗯?”

  周泽楷稍稍低头,细碎的刘海很快把他的眼睛遮住“嗯。”但是那握着夹子的手青筋凸起却暴露了他的情绪。他整理了下情绪,无奈的看着叶修“前辈......”

  叶修抬起头,笑容还没有淡下去“嗯?”

  周泽楷看到了这样的叶修,仅仅是叹气“......手术。”

  叶修好像才记起这回事儿,赶紧从周泽楷身上下来,之后取下挂在椅背上的白大褂“小周走吧?时间是快到了。”

  手术室外面,叶修正在和这次的患者的亲属交谈。

“请放心,这次手术一定会很成功的”叶修从手术室出来笑的大大咧咧,亮着红灯的急救室也变成了绿色。他从沾血的白色褂子的衣袋中掏出了一包烟,想起这事医院,叶修皱了皱眉但还是把那包烟塞了回去。

  周泽楷沉默的站在叶修身后的阴影处,近乎痴迷的盯着前面那个及时白衣染血依旧浑身光芒的人。

  真好啊,前辈。

  可能青年自己都没有注意,他注视叶修的目光,带着多少病态的依恋。

  叶修对这些事情意外的粗神经,依旧无知无觉的处理完病人家属后去勾周泽楷的肩“怎么样啊哥厉害吧?一会儿啊哥去请你吃烧烤。”

  周泽楷沉默的看着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叶修,眼底却是化不开的温和“...好。”

  青年丝毫不介意前辈染了血的衣角蹭在了自己身上,他只是沉默着,控制着,只为让自己的双手不去拥抱那个比他年长的人,把他死死的按在怀里。

  周泽楷沉默的看着叶修,这个人从在校园里就是受无数学弟学妹追捧的一代神话,到了医院操起手术刀,更是缔造了无人可以打破的“最全面的百科全书”的称号。他是那么的耀眼,足以支撑起一个时代......然后封神。

  尽管现在其他科目的人才亦是比比皆是,比如心理学的喻文州,内科的黄少天,还有骨科的韩文清——但叶修始终是那个端坐在王座上的无冕之王,不可否认。

  在周泽楷知道叶修这个人的时候,他就高到了云端,仿若神明……但是面对那个笑的像个狐狸烟瘾很大的叶修,青年却怎么也升不起敬畏的心情,反倒想要——赎神。

  啊啊,我再也不想离你那么远了

  我想抚摸你亲吻你,让你身上每一寸都是我的

  最后……吃了你的全部,我们就永远在一起了

  既然你身在云端而我于地狱

  那就下来陪我吧,前辈

  目光阴在细碎刘海儿下的青年阴暗的舔着嘴角,笑的十分满足:前辈 ……是我的,永远。

  叶修好像被一只野兽盯上了一般,寒毛直竖,只是他没有多想,便拉着周泽楷去了烧烤摊。
————————————————
嘛后面大概会越发变态不喜欢的孩子不要看喔
在下可能更的比较慢啦求体谅啦毕竟是个小连载?人生第一次啊撒花撒花!

最后艾特好基友啦 @Roy ͜✿ 重发是因为捉虫不用介意w

 
 

 

论伞修的正确相处方式(滚吧你微玻璃渣

『前辈,前辈!沐秋前辈他最近,还好吗?』

『呵……他好的很呢,一直快乐的活在我们的,荣耀里……』

『我有个朋友,他荣耀玩的特别好』

『可惜,他死了』
————————————

  暗淡的房间里,烟雾缭绕,却唯独亮了一台电脑。银屏上的光亮映照出了它面前的年轻人略显虚胖的脸颊,眼睑下的淡青色和缭绕着电脑的烟草气息。

  他的手指于外接键盘上敲打跳跃,圆润的指尖略过轻巧鼠标却丝毫不显疲色,过了不一会,电脑屏幕上就浮现出来了两个巨大的字——荣耀。

  他瘫倒在椅背上,随着转椅慢慢摇晃,似放松,又似疲乏。伸出修长的手指,取出叼在嘴边的一小节烟头掐灭,他呼出一口干燥的,略带烟草气息的气。

“终究,你还是走了啊……”

“苏沐秋……”

  我做到了我当初承诺的事情,你却没做到,苏沐秋。

  他略带寂寥的望着电脑上的荣耀,头脑全空。此时,坐在这里的不是那个荣耀四大战术师之一,亦不是荣耀教科书,甚至不是那个玩散人玩的最好的人……他现在,只是一个追逐梦想,却不小心丢了同伴的可怜人。

『只是从头再来罢了』

  无措之时,一个温润的男声自脑海响起,一身颓废气息的青年蓦然想起了他那曾经一身光芒笑容温暖的朋友。他仿佛从来没有在意过什么,更没有因为什么事情颓废过,他好像什么问题都有办法解决,那么温暖有可靠。

  “为什么……你走的那么早?”青年把骨节分明的手轻搭在自己的眼睑上,试图用掌心的温度来温暖那酸胀湿润的眼“别丢下我一个人啊,我可不是你。”他略显寂寞的脸上浮现出来了轻笑的神情,但却显得那么无奈。
 
  “这么多年了……”他脸颊侧悄无声息的淌下一滴泪,是透明的,带过蜿蜒濡湿的痕迹“你当
初走掉的时候,就没有回过头”翘起的嘴角所表达的全是牵强,那略有湿意的唇瓣中吐出了一声绵长的呵,不知是嘲讽,还是感慨。
 
  “你看啊,没有你我也很好……”他抬起脸上的手,略张手掌伸向银屏,似要遮住光芒,又似要抓住什么。潮湿的眼瞳把那蓝光映得也有些湿润“这么多年了,我过得很好……”青年无意识的重复着,是告诉自己,还是像那消散的灵魂诉说,这无人能知……即使是他自己。
  
  荧蓝色的屏幕上,不知是谁打下了一行字
 
  『你喜欢』
 
  『荣耀……吗?』
 
  青年一瞬间愣住,接着,又笑开了,但是显得那么疲惫。他整个人透着死灰的色彩腐烂的气息,仿佛下一秒就会堕入深渊——永无翻身之日。

“嘿……苏沐秋,哥有没有跟你说过,我……喜欢你呢?”青年苍白的容颜下,泪水肆意“但是你就这样走了。”
  
  从此四季春夏冬,再也没有一个叫苏沐秋的人了。

【苏沐秋,你知不知道,有一个叫叶修的家伙喜欢你喜欢快要死掉?】

————————————

呃啊最后顺便说一句,叶修崩坏真的不是故意的……
这个小段子献给伞修,玻璃碴还有那啥在下小学生文笔勿要多纠……  @Roy ͜✿
那个因为有人说了所以最后声明一下,最后一句是圈养里的,因为很喜欢所以借用了下。因为就是没事儿写点段子如果侵权了随时删

噗哈哈哈哈最近撸的喻文州喻队!
为什么你们都这么看我
手速这样怪我咯?
不愧是联盟的死大心脏之一
#喻文州:(我就笑笑不说话)  ^_^ #

噗哈哈哈哈哈沐橙姐最可爱!
古风的沐橙姐也敲懵
自己随便撸的全职表情包
#苏沐橙: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