扇子

all叶,叶吹
老叶那么可爱当然是想全联盟一起宠他啦

【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

没错一个月二百五十粉不掉三张图任意点,包括车!
看好了就是这个人!

萧凉:

是这样的……


求关注↓这个人!!!


phoendy灵修


如果五月份也就是这个月他的lof粉丝数量超过250的话


我就加更两篇H,一篇是喻黄H,另外一篇只要是全职cp任点不拒!


@白板restart ←灵修破250粉,这个人加更H文,全职cp任点!


@扇子 ←条件同上,灵修破250粉,某画触三张图三组cp或单人随便点!


反正就是灵修破250粉,破了之后大家怎么高兴怎么点文,不超限定篇目来者不拒!!!


评论区下放灵修大大链接……大家拜托了


就当一切为了H文也要把他推上250粉 ! ! ! !

【all叶】保护领队不被叼走是每个好队员的责任

前方有毒,慎重

不怕的欢迎一起吸毒

  叶修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只是裹了被子睡在自己床上睡了一觉,第二天早上一睁眼整个世界都变了。

  床还是那张床,被子也还是那床被子。叶修才醒还迷糊着呢,刚想摸下床头的戒烟糖——卧槽那个温热的不明物体是什么!!?

  叶修试着拍了拍那个鼓成一坨的被子:“嘿老兄这是我屋。”

  那被子蠕动了几下,冒出来了个发丝凌乱的脑袋:“怎么了啊天榻了?叶不修啊不是我说你这才几点啊天都没亮呢找什么急啊。睡睡睡有事儿一会儿再说,这还早着呢着啥急啊?你不困我困啊叶不修。”

  黄少天明显还糊涂着抱着叶修蹭了又蹭,而且试图把叶修放倒让他抱着更舒服。

  在黄少天半梦半醒间抱着他又舔又咬的时候,叶修想摸根烟冷静一下。再这样下去,他真的控制不住自己天亮之后要对亲队友下手了。

  叶修扶着自己的额头冷静了一会儿,看着依旧无知无觉抱着他舔舔啃啃的黄少天心里有句妈卖批不知跟谁说。

  叶修摸了把脸看时间还早,他尽量忽视黄少天那并不乖巧的动作倒头就睡。

  等第二天早上叶修起来的很早,看着还在熟睡的黄少天,他觉得他需要抽根烟好好思考一下战五鹅的他,如何去跟黄少天真人PK。

  最终叶修还是默默地把黄少天单独留在了他屋,他以为这样古怪的一天就会结束然后变得正常。

  但事实证明叶修还是太甜了。

  或者是他低估了这一天的反常程度。

  叶修早上正要去吃早餐的时候,就看到了张新杰正在那儿称茶叶。

“早啊新杰。”叶修随口打着招呼,“今天挺早啊?”

  “嗯。”叶修欣慰的看着今天也一本正经的打着招呼的张新杰。

   正当饭后叶修捧个大茶杯满训练室查看队员的训练情况的时候,他被王杰希拦下顺便塞了一块糖在嘴里。

  “领队戒烟辛苦了,吃点儿糖。”

  叶修皱着眉捏着糖柄把糖抽了出来,伸舌头舔了两口一脸嫌弃:“大眼儿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哥不喜欢薄荷味儿的糖,还干嘛给这个。”

  王杰希不动声色地盯着叶修伸出的舌尖,嘴里说着:“我这不是没看么,你不吃我吃。”

  “吃吃吃,自己吃去吧大眼儿。”叶修又舔了一口糖,发现自己实在接受不了那股味儿后毫不犹豫地塞进了王杰希的嘴里。

  王杰希含着被叶修舔过的糖,笑得像只刚偷吃完烧鸡的狐狸。

  已经捧着热乎乎茶杯转过去的叶修突然觉得背后一凉。
 

  其它国家队未婚男青年默默的在键盘下面握紧拳头准备中午找王杰希真人PK。

  在叶修路过喻文州的时候,他再次被拦下了。

  喻文州看着叶修因为含了一大口茶水儿微鼓的脸颊笑啊笑,他抬起手在叶修的脸蛋儿上划拉了几下。

  “卖萌是无效的,装可爱是可耻的。”喻文州抬着脸笑的人畜无害,“改过自新重新做人才是你唯一道路啊叶队。”

  叶修眨巴眨巴眼睛,要不是感觉这样对不太起中华文明他绝对要一口茶喷喻文州满脸。

  喻文州望了望他,表情相当的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眼神里有很多他读不懂的东西。

  都是玩战术的人,叶修很清楚喻文州心脏起来是什么程度。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先人的名言都说了,不能怼的就躲。于是他捧着茶杯飞快转到了对面,正好看到孙翔满脸怒气死死盯着王杰希的方向,后者坐在窗边儿悠闲吮着那块糖。

  “哎哎哎松手,鼠标要碎了。”

  叶修一巴掌拍了过去,孙翔反手就抓住他。

  叶修痛呼一声:“我靠你属钳子啊?”

  孙翔立马松手不看王杰希了,乖乖坐好,表现得非常惹人怜爱。

  “疼么?”

  叶修很想一巴掌拍他脑门上:“你让韩文清捏你一次试试?”

  “真不好意思啊叶哥,一不小心弄疼你了,下一次我会轻点。”然后他开始专心致志揉叶修发红的手腕。

  等等,下……一次?

你还想要下一次?

  叶修内心有一群澳洲羊驼呼啸而过。

  室内所有人都抬起了头,空气里弥漫起一股微妙的气息。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叶修的直觉还是告诉他,孙翔这样作很可能被集火。

  出于一个团队应该团结友爱以及避免在国外发生群殴不良事件的考虑,叶修难得很有良心地提醒了孙翔:“哎,出门小心点,尤其注意一下韩文清啊。”

  他俩亲密私语这一幕落在旁人眼里,叶修顿时帮孙翔拉了个相当漂亮的强仇,绝不ot的那种。

  韩文清瞪着他们,怒目圆睁,表情超凶。

  叶修觉得后背又是一凉。

  然后他若无其事偷偷夹着一根烟从训练室溜了出去。

  里面……嗯……说不定正在发生血案。

  今天的叶修认真的思考着为什么他的队员会如此反常,而且,为什么他们反常的表现都那么自然!

  可能我的队员昨晚被集体调包了,今天遇到的都是假的。

  没错!肯定这样!

  叶修以他心理战术数十年的经验,毫不犹豫下定结论。

他摸出那根烟,还没点上火呢对面就跑来一个人,也不看路,迎头就撞进叶修怀里。

  叶修被撞得一个趔趄,烟也掉在地上顺便还被人踩了一脚,叶修很心疼地望着,下意识抱紧了怀中呆毛,突然有种想立马回国的冲动。

  “小周啊……你掐烟这动作能不能轻点?”

  周泽楷的脑袋在他怀中蹭了蹭,不知道是在点头还是摇头。

  叶修被蹭得有点尴尬:“行吧……我不抽了。”

  周泽楷脑袋又动了动,用肢体语言告诉叶修不要再唬虚空阵鬼了他们已经够胆小的了。

  “我真的不抽了。”叶修扶着腰,“每次都被你撞这么一下,我真消受不起。”

  周泽楷眨眨眼睛盯着他看了很久,然后他以一个熊抱的姿势告诉叶修他信了,而且很体贴地开始揉叶修的腰以及被撞疼的肩膀,力度把握刚刚好,叶修眯着眼睛竟然觉得挺享受。

  总算对得起长久以来的艰苦训练啊。叶修满足地想。

  只是为什么,这家伙脑袋一直埋在他怀里不肯起来?埋胸吗?他又不是韩文清。

  把脸埋进叶修怀里的周·心脏·泽楷呆毛儿一晃露出了一个纯良的笑容。

  趁其他人乱成一团儿从而趁机把领队叼走真的是最正确的选择,周·人生赢家·泽楷呆毛幸福的翘了翘。

  叶修突然背后一凉,他好像......忽视了什么?

  而还在练习室内的诸位战队成员还在争论不休的时候,喻文州突然露出了个沉思的表情

“等等......你们没发现少了个人么?”

——完——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周泽楷成为最后赢家。

这个不正经的段子是某次发疯后联文的产品,前半段儿是我后半段儿是你们并不正经的 @phoendy灵修 大大。这次段子和脑洞齐飞,灵修大大的文风几乎被我带跑,有点儿小得意。

【all叶】我还只是个宝宝

 

前方有病,慎重

不怕ooc欢迎来一起吸毒



  国家队领队的叶修,最近觉得沐橙看他的目光有点儿怪。


  等午饭之后叶修指导完小周顺便被蹭了蹭时,他发现了一道非常不友好的视线。


  等晚饭过后叶修被王杰希拉向他的房间,美名其曰切磋指导时,他又感受到了那道来自苏沐橙的奇妙视线。


  叶修在说是指导王杰希实则是被揩油时,摸了摸下巴感觉苏沐橙最近实在是不对劲儿。


  当晚,叶修抱着被子就做了个可怕的噩梦。


  梦里他是个骑士。他过五关斩六将,打败了王杰希周泽楷,切断了喻文州邪恶的诅咒吟唱终于来到了关押着公主的高塔之下。等叶觉得他终于要抱得美人归的时候突然冒出来了个神秘的橙发男子。


  神秘男抱着叶修亲得他气喘吁吁,叶修有点儿崩溃:说好的叶·人生赢家·赢取公主·修呢?叶修拍了拍橙发男子搂着他的腰还试图向下摸的手,试图拯救一下这个奇怪的世界观“嘿你是谁啊大兄弟?”

 

青年笑笑“我是公主啊。”


  叶修瞪大了他的下垂眼,内心的卧槽怎么都停不下来,说好的QD爽文男主角呢,结果YY大神却是把他交给了耽美大神,他现在可能是JJ架空BL男主角,还是主受的那种。


  叶修的小心肝儿颤巍巍,他又拍了拍已经摸到他屁股的罪恶的手,示意先停停。

 

“你叫什么?”叶修试图拍醒眼前这个假公主,得了吧这个世界都是假的。


  橙发青年舔着叶修的耳垂儿就像在舔冰激凌“我是苏沐橙啊。”


  “我是苏沐橙啊。”


  “是苏沐橙啊。”


  “苏沐橙。”


  “啊。”


  叶修现在的内心是崩溃的,这句话直接让他怀疑人生。


  叶修在苏沐橙小哥哥对他动手动脚的时候醒了过来,他觉得自己再不醒过来就会控制不住对亲队友下手了。他看着苏黎世的宾馆屋顶儿,从来没有觉得它这么亲切。叶修摸了根儿烟冷静一了阵,还好沐橙还是那个只会瞎盯着人看的小姑娘。


  等叶修觉得自己缓过来这股劲儿了,他想都没想就又睡了过去。


  叶修本来以为自己能睡个好觉,结果他发现自己还是太甜了。


  不,应该说是他的队员给他的印象太咸湿了。


  这次,叶修梦见了王杰希。这个王杰希穿着一看就十分正派的白袍,用法杖尖儿指着他的胸口,一副我要除魔卫道的样子,但他做的事情明显有违人设。


  “魔物,还不快现出原形!”王杰希的手不安分的拍着叶修的屁股,堂而皇之的说着要除妖斩魔的话。


  叶修的手突然开始痒痒,他很想抽出王杰希腰间别的匕首给他脖子来一刀。


  你个披着法师袍子的巫妖王!


  叶修还没有实际行动,突然感觉他尾椎骨和头顶儿有点儿痒,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冒出来。叶修伸手一摸:卧槽这毛茸茸的是什么东西!?敢不敢再扯一点儿?


  王杰希伸出手捏了捏叶修新长出的尾巴,叶修觉得居然还有点儿舒服?好像一不小心点亮了某种不得了的技能。就当他自暴自弃准备放弃治疗的时候,他醒了。


  一觉起来叶修摸了把脸,长舒一口气。

 

  还好是梦。


  叶修看着这也不早了,也就顺便收拾收拾准备起来了。等他往床边儿一摸:
 


  卧槽这个有点儿热乎的不明物体是什么,我的衣服成精了???

 

                                              ——原自一觉起来还在OOC梦里世界的叶修脑内第一反应。


  等那一坨不明物体在被子里蠕动了几下,冒出来了个黑发凌乱呆毛儿坚挺的俊俏脸庞“前辈,早。”周·人生赢家·泽楷抱着叶修的腰蹭了蹭笑得一脸满足。


  叶修惯性地摸了摸周泽楷凌乱的毛儿却发现手感意外的好。叶修感觉自己的隐藏属性突然被点亮。


  “不对啊小周,你怎么来我屋了?”叶修试图让周泽楷直面这个问题。


  “前辈......”周泽楷抬起头,叶修看着他脸上的表情还觉得有点儿小内疚。


  等吃完饭,叶修没什么事儿就刷了一下群,他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秘密。

 

  沐雨橙风:新的王叶周叶已码好,速来@一枪穿云@王不留行@风城烟雨


  王不留行:谢谢,已收到。


  一枪穿云:谢谢。


  风城烟雨:谢谢,还有别忘了照片儿。


  夜雨声烦:卧槽沐橙姐你不厚道,我的呢我的呢我的呢我的呢?别忘了啊沐橙姐你不能这么对我啊,一定要记得一定要记得!


  索克赛尔:别忘了+1


  海无量:别忘了+2


  一叶之秋:别忘了+3


君莫笑:呵呵


  屏幕背后的叶修,好像明白了什么。






——完——

哇哦有点儿欣慰最近沉迷这个梗,以后如果要写长一点儿可能全国家队的男同♂志♂都会写?虽然露背毛衣梗儿有点儿过气但是还是想写完

解不开【伪all叶】

【第二结】





  在扯着周泽楷出了医院后,叶修也不是个特别挑剔的,随意找了个医院附近的摊子就做了下来,扯着嗓子就喊道“老板,二十个烤串,三串鱿鱼四串蝎子两串馒头!”周泽楷则是坐在了叶修的身旁,等到烤串端上来的时候,对那油腻并刷满酱料的碳烤油炸物品仅是皱了皱眉,没有说什么。

  叶修用平时握惯了手术刀的手掂起了看起来油乎乎的铁签子,伸到周泽楷眼前晃悠道“小周啊,您还真别嫌弃这个,我跟你说,就这好吃着呢。”叶修倒是也不在乎嘴角可能会沾到酱料,直接一口咬下半只炸蝎子,然后便把那串子弄到周泽楷鼻子下面晃悠着“怎么样啊小周,嘎嘣脆,不来点儿?”

  叶修满脸揶揄“怎么,虽然这是蝎子,可炸完就没毒了。小周你该不会是......害怕蝎子吧?”叶修眼睛眯起,笑得很贼,像只狐狸躲在灌木后心满意足的舔着自己的爪子。

  周泽楷看着这样的叶修,不动声色的眯了眯眼睛,接着突然凑近叼住了剩下的半只蝎子,咽了下去,看着叶修略显惊愕的脸,他缩回了椅子舔着嘴角一脸满足。

  叶修浑然不觉,只是摇着头笑道“小周你要证明自己不怕蝎子也不能这样啊,那串是我的,再想吃也不能来直接叼我的啊。”

  铁盘里的碳烤物品已经所剩无几,叶修瘫在靠椅上,手又不老实的摸进了自己装烟的口袋。蠢蠢欲动的手指已经撬开了烟盒,它正在试图悄无声息地从口袋中抽出一根烟,然后把烟送到叶修嘴里。

  虽然叶修自认为自己手指动作很小——虽然也的确如此,但是周泽楷依旧注意到了。

  周泽楷皱着眉头,薄唇开开合合,最终只是艰难的吐出了几个字“前辈,医院......抽烟。”

  显然叶修不是周泽楷的那个叫江波涛的室友,无法从几个断续的字中翻译亦或是理解周泽楷所想表达的东西。

  叶修“???”

  周泽楷“......”

  看着一脸“你在说啥我怎么不知道???”的叶修,周泽楷感到了浓重的纠结,他的嘴唇开开合合,最终还是只有几个字“医生......抽烟,不好。”周泽楷的眼睫略略下搭,掩住了黑色瞳孔深处那无法描述的疯狂。

  快了呢——再过一阵子,前辈就是我的了。

 
现在,还不适合吓跑前辈。

  那样,就得不偿失了呵。

  黑夜中,狼压低身子伏在草垛后面,狐狸沐浴在狼冰冷的泛着幽绿光芒的竖瞳之下,依旧无知无觉。

  可怜的狐狸啊,被狼缠住,就真的再也......跑不掉了。

  叶修愣了愣,接着笑了“小周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哥喜欢烟。”似乎是被人戳破了正在暗搓搓干着的事,叶修的手也不藏了,直接大摇大摆的抽出了一根烟。

  周泽楷看到叶修这样,目光在那夹着烟百无聊赖的转的修长手指上顿住了,而另一只骨架匀称的手,正在烦躁地翻着全身的口袋去找打火机。

  叶修几乎翻遍了所有的口袋,但是依旧没有找到他的打火机,烦躁的甩了甩略长的头发,他把罪恶的目标转向了周泽楷。

  “小周啊......你看我今天忘带打火机了啊”叶修轻轻揉着两根手指冲周泽楷笑得一脸灿烂“所以你看......帮个忙呗?”

  周泽楷沉默了,他把脸缩进了羊绒围脖里,最然缓慢却十分坚定道“不......要。”

  叶修显然对这个结果有点手足无措,明明小周是那么好的一个孩子,为什么......最近学坏了呢?

  今晚没有抽到烟的叶修正在十分认真的思考着。

 

  周泽楷沉默的看着一脸纠结的叶修,突然有点心软。

  “火柴。”周泽楷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小巧的盒子,递了过去。

  叶修抬起头看到了眼前的修长的手掌——上的小盒子,一瞬间笑的眉眼弯弯“谢了啊,小周乖,改次哥请你去B市吃烤鸭。”

  周泽楷看着叶修的思路依旧十分笔直,无奈的叹了口气。

  今天的狼先生也依旧匍匐着看着猎物犯蠢。

 

  叶修叼着烟,划燃了根火柴点了烟,等那辛辣的尼古丁冲进肺里,有转了一圈出去后才眯起眼睛笑得懒散。

  叶修呼着带着干燥烟草气息的气,拉起来周泽楷“小周啊,我该回医院了。晚上还有值班呢,嗯?” 叶修温热湿润的呼吸不经意打到了周泽楷耳际,周泽楷的耳垂处飞快的浮起了一层薄红 ,当然那也有可能是被叶修挑尾音勾的。

  周泽楷黑眸深处暗流涌动:前辈,真的是太撩人了啊

 
这样的前辈,只能是我的。把半张脸埋进围巾的青年自私的想着,他的眼瞳中好像有一种东西即将破土而出,却被那略长的细碎刘海遮住,不见天日。 

  叶修走在路灯下吞云吐雾,影子被拉得老长“小周啊,过两天一起吃个饭啊?”叶修回过头笑的没心没肺。

  周泽楷沉默地盯着叶修的脸“......好”

  “叫你过去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过两天苏沐橙要来我们医院了,大家熟悉一下。”叶修看着前方道路的眼神有点空也有点没有神采。

 

  “对你应该知道沐橙吧?我觉得作为麻醉师她还是挺厉害的啊”叶修叼着烟也不抽了,只是往前走“小周你......”

  “我会......加油的。”周泽楷眼神暗沉,心里犹如翻江倒海:该死,明明让前辈露出那种表情,的只能是我啊......其他的能影响前辈的存在,都消失就好吧?他整个人半掩在墙下的阴影处,嘴角勾起了一个意味不明的浅笑,我的东西,怎么也逃不掉。

  暗处,狼对着他的猎物呲出了獠牙。

  叶修走到了医院门前的时候又好像没心没肺一样对着周泽楷笑,眼睛习惯性眯起“小周啊,这也不早啦。你晚课快开始了吧?回去吧,明天哥给你带点儿好的,说实话沐橙的点心做的挺好吃的。”

  周泽楷还是应了一声“......好。”

  周泽楷眯着眼睛看着叶修的身影消失在医院入口时,浑身才不受控制的散发出了低压。他的指骨咯嘣作响,清秀的手青筋暴起他却好像依旧无知无觉,只是固执的盯着叶修身影最后留下的地方,近乎虔诚到痴迷的目光让人胆寒,却又那么脆弱无法拒绝。

  却说那边的叶修对周泽楷的心情还是无知无觉,只是含着已经点燃了的烟快步走在明确贴上了禁止抽烟标识的走廊,浅褐色的短风衣衣角飘起,最后推开了走廊劲头的一间办公室。

  “哟,方锐大大今儿忙吗?”叶修一脸不在意,倚在门框上笑得很欠揍。
 

  方锐端着咖啡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语气调笑“叶神啊?今天是什么风把您刮到我这儿来了啊?”

  叶修也不管他说了什么,只是眯着眼睛笑的一脸意味不明“方锐大大啊,说到底今天下午那个手术还是我替你接的呢,嗯?”

  叶修倒是不觉得他那么亲和的微笑有什么问题,但方锐看到那个经典浮夸的狐狸笑,全身寒毛都要竖起来了。

  方锐抚了扶自己那已经起了鸡皮疙瘩的可怜胳膊,直接没好气儿地问道“要我干什么?啧,就知道你这家伙那么爽快就答应帮忙绝对没好事儿。”

  叶修眯着的眼睛越发狡黠“这不就得了嘛,来来来方锐大大,刚好你没事儿——帮哥值个班儿。沐橙她刚从C市回来,我一会儿得去接机。”

 
方锐听见这话明显一愣“接机?”

 
  叶修叼着烟无谓的点头,顺便把烟灰弹在桌子上的烟灰缸里“要不呢,哥当然是去接机啊。”

  “对,沐橙会来咱们科。”

  “方锐大大,别忘了照顾沐橙点啊......”

  方锐看那浅褐色的衣摆消失在门后面,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过了几秒办公室突然响起一声嚎叫“叶修你给我回来,我可没答应帮你值班!”

  依旧抽着烟的叶修听到这话在走廊笑得很开心。

 

  机场出口处,叶修胸口挂了个牌子写着苏沐橙三个字正准备晃悠两圈的时候,有个戴着棒球帽的姑娘笑嘻嘻的挑了过来,一把抱住叶修,顺便挡住了牌子。
 

  在叶修严肃地考虑着要不要抱胸大喊变态的时候,那姑娘把棒球帽抬了抬,帽子下的那张笑嘻嘻脸正是苏沐橙。

 
  于是叶修放弃了刚准备好要喊的话,顺手摸了摸苏沐橙的帽子“沐橙啊,挺早?”

  “这还不是想见你嘛,”苏沐橙笑得双眼眯起“你从C市走之后我还留那里有什么意思嘛,所以就来B市找你啦~”

 
苏沐橙从她的大旅行包里面掏啊掏,最后掏出来一个用保鲜膜包着五香牛肉条“给,”小姑娘眉开眼笑“我自己腌的,尝尝啊怎么样?”

  叶修结果苏沐橙的旅行包,原本觉得应该挺轻,结果到手之后才发现那东西可以把他压的一个踉跄。

  叶修一边扒开保鲜膜往嘴里塞着牛肉条,一边用余光瞟着苏沐橙,心中实在想不通,为什么这个姑娘可以把三十斤的旅行包背的那么轻松,还可以精力十足的过来跑跑跳跳。

  就在叶修重新评估着苏沐橙的战斗力时,那姑娘有跳了过来,趴在叶修身上“怎么样啊,牛肉条好吃吗?吃完的话包里还用的。”

  被苏沐橙一压,叶修觉得整个人的老腰都不好了。他一手扶着腰一手试图把苏沐橙往下扯,丝丝哈哈的抱怨“沐橙啊,你看哥这也不年轻了,总往我身上蹦老腰快不行了啊。”

  苏沐橙依旧赖在叶修身上不下来“有什么嘛,你才不到三十呢”小姑娘压低帽檐撇撇嘴“就是你们外科大手术对手要求太高了,麻醉师才没有这么多规矩呢。”

 
“好好好,”叶修失笑“沐橙,我们回去吧?”

 

  在路过叶修公寓楼下的M记的时候,苏沐橙双眼发亮,拽着叶修就往里面走。

  叶修把胳膊从苏沐橙的爪子中解救了出来,无奈道“我的大小姐啊,您都不看现在几点了。我明儿下午还有场手术呢我跟您说。”

  苏沐橙呲牙“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啊叶修,有的时候你都能通宵去看诊第二天照常做手术,别当我不知道,嗯?”

  叶修无奈的看着苏沐橙呲出的小白牙,仔细想想竟然无可反驳,遂揉了揉苏沐橙的头,嘴里嘀咕着好好好算我欠你的然后依然推开了M记的店门。

  “一盒薯条,还有大杯可乐谢谢~”苏沐橙清凉的声线在半夜的M记响起“哦还有一杯草莓圣代。”

  叶修再次回头时,就看到了苏沐橙笑眯眯的坐在了他的对面“怎么样,偶尔也需要放松一下嘛。叶修你天天这样还不如过来和我一起学西点~”

  叶修无奈“我的大小姐哟,我可以快点回去睡觉吗?”

  苏沐橙眯着眼睛挖了一勺圣代含在嘴里“不行~想都不要想。”

 
“跟你说我为什么要过来吃薯条啊?”小姑娘咬着薯条表情愉悦“因为啊,我喜欢吃薯条嘛。高兴的时候要吃薯条,那样才会更开心,悲伤的时候也要吃薯条,那样才能快点不伤心啊。”

  苏沐橙的帽檐很低,这让叶修没法看清她的表情“所以啊,薯条这种东西真是好啊......”

  叶修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苏沐橙身上,所以自然没有发现,黑暗里有双眼睛中的感情,浓的像是要滴出来。

 
周泽楷死死的在暗处隔着玻璃盯着叶修的背影,眸中的情绪翻涌,原本清秀好看的手指被用力捏进掌心,青筋暴起。

  为什么,为什么前辈找人代班不是有什么急事,而是和一个长得清秀的小姑娘大半夜出来吃饭!?青年俊俏的容貌在暗处明明暗暗,因脸上毫无表情而显得格外鬼气。

  前辈是我的,只能是我的......周泽楷内心的阴暗诱使他蠢蠢欲动。黑暗中仿佛有个人环着他的肩,用甜蜜的语气诱惑他摘下有毒的果实:去吧,把他囚禁起来。给他最坚固的笼子和最牢靠的锁链,锁在一个只有你自己知道的地方......你将是他的整个世界,他满心满眼都会是你。

  你和他将会永不分离。

  周泽楷的拳头猛然握紧,但他长长半耷下的眼睫和飘飘忽忽的阴影却遮掩住了他最真实的想法。

  接着他猛地顿了顿,最后深深的看了叶修和苏沐橙的背影一眼,头也不回的走了。

  叶修皱眉,转头看了看玻璃后的街道,明明是空无一人的地方,但他刚刚仿佛感觉到了一个人的视线,那么冰凉,仿佛可以把一个人从身体到灵魂冻在一起,最后碎裂成一片片。






这里是上一话的链接嗷,没看过的可以直接去看嗷http://function953.lofter.com/post/1eae30c4_ec8dc1c
最后祝大家愚人节快乐~加粗加长了一丢丢~
@Roy ͜✿ 这个是好基友继续艾特
小周快要黑化了呢但是最后压下去了感觉如何~完全黑化还得一段时间呢嘿嘿嘿
 

解不开【伪all叶】

  叶修终于发现,原来不作死就不会死

  如果没有年轻时没事儿就领回手术室玩两天儿解闷的后辈

  他就不会如此纠结

  “你们在干什么?”

  “还要说吗,当然是让你再也跑不掉。”

  “好可怕,你们。”

咳这儿是伪all叶的文,医生梗,有点儿ooc有点儿玻璃渣。本文不是什么好东西,慎入,(反正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在下小学生文笔勿纠。
注意本文后期严重三观不正任务扭曲,乖孩子不要看。

——————————————

【第一结】

  在我最无知的时候,你出现了

  你是我的光我的亮我唯一的救赎

  所以,我绝对不放手

  ……前辈
 

  这是个午后,阳光透过窗棂撒在叶秋黑色的发丝上,暖洋洋的。他修长的手指敲击着键盘,快速而不显得凌乱。

  “嘿小周,没事儿过来帮把手啊?我呆会儿有个手术”叶修的嘴角叼着已经点燃的烟,肆逸的青色烟雾在窄小的房间里缭绕。

  明明此时应该是大四临床训练的时间,但叶修看到周泽楷还是回复了“……好。”

  叶修看罢眯了眯眼睛,笑的像个狐狸,在阳光下蜷缩着甩着尾巴懒洋洋的晒着太阳“那就谢了啊,改天哥请你出去吃点儿好的。”

  周泽楷先是应了一声“……嗯”
 
  随即叶修便看到那个原本已经被他按灭了的聊天窗口又蹦了出来,上面是别扭的后辈在纠结了几分钟后添上的两个字:谢谢......前辈。

  叶修把烟头暗灭在值班室的烟灰缸里,不由得内心发笑:小周还真的是......不善表达啊。但在自己本身在治疗室坐班的叶修却不能知道,那个原以为纯良的心脏系的周泽楷在不远处的银屏后,笑的一脸满足:

  又抓住你了啊,前辈。

  过了不一会儿,周泽楷掸了掸袖子就去了叶修的值班室。

  叶修听到了门口儿的敲门声,没过脑就直接叫道“小周啊来啦?直接开门过来做,一会儿去手术室。”

  之后就是周泽楷一进门儿就看到了叶修坐在办公桌前的转椅上,背着阳光冲他笑,阳光在他黑色发丝上晃悠,好像镀了一层茶色的光。那一刻,或者是更早之前,就已经印在了周泽楷心中,一辈子都不会摆脱。

  “前辈。”周泽楷抱着今日实习的夹子眯着眼睛。
 
“小周坐哈,”叶修笑的眼睛弯曲“今儿吃了没啊?”他的声音慵懒,像只猫科动物在午后伸展在阳光下,毛茸茸的。好像在伸着毛毛的尾巴尖儿,挠在你的心口。周泽楷不知为何就想要伸手摸一摸,看看那柔软的黑色发丝是否像自己想象的一样,温暖干燥。

  在手往上抬了一些之时,周泽楷的眼眸暗了暗,骨骼清秀的手指在叶修看不到的地方攥紧,猛地下按到它该在的地方,青筋略突。

  在阳光照不到的地方,在叶修目光所不能及之处,他眼眸颜色深沉,好似那最黑的夜,最沉重的枷锁——把人锁起。富有侵略性的青年在阴影处舔着薄唇,那黑色的瞳孔好像狼一样,紧紧的盯着他的猎物……永生不放。

  黑暗中,绿眼的独狼已经匍匐在灌木中,只等猎物踏进陷阱。

  叶修并没有发现周泽楷的这一系列变化,在气氛变得有点奇怪的时候,他只是在办公桌前掂着覆盆子小甜饼儿冲着周泽楷笑到“小周,来点儿?”

  青年在叶修看过来的那一刹那,鸦色的睫毛落下,打下了一片阴影“好。”再抬起眼,他眼中已经是一片依赖。下意识掩去眸中深色之后,周泽楷深吸了一口气,强忍下内心深处的悸动,大步走到了叶修身边。

  周泽楷把握紧的手指松开,指关节处已经有些发白。他丝毫没有留意这些,仅仅是扬起了一个最单纯的后辈对前辈信赖的笑脸“好。”

  你说的什么,都是好的。

  你之砒霜于我亦是蜜糖。

  所以——你能不能也属于我?

  发色深沉的青年扬起了看似无辜的脸庞,好像原罪的恶魔在黑暗中低语:我是那么,那么的爱你啊......前辈。他的薄唇开开合合,似乎有很多话即将说出口,但最终都被周泽楷无力吞下。

“小周啊,想什么呢气场这么诡异,” 叶修似笑非笑地看着周泽楷勾肩搭背“是不是有女朋友了,啊?来来来给哥说说,咱的小周也要谈恋爱了啊。”

  周泽楷听到叶修说这话的时候,眉眼纠结不解和“没有,”

  俊秀的青年皱着眉头认真想了想,接着憋出了三个字“......女朋友。”

  叶修含着没有点燃的烟卷,一张脸笑得没心没肺“哈哈哈小周这就害羞了啊?都老大不小了该谈个恋爱了,害羞个什么啊”叶修一副好学长好前辈的样子,乐呵的凑到了周泽楷身边。毛茸茸的脑袋蹭着青年的脖颈,温热润湿的呼吸打在了周泽楷的血管上,因为含着烟所以尾音模糊不清“是吧,嗯?”

  周泽楷稍稍低头,细碎的刘海很快把他的眼睛遮住“嗯。”但是那握着夹子的手青筋凸起却暴露了他的情绪。他整理了下情绪,无奈的看着叶修“前辈......”

  叶修抬起头,笑容还没有淡下去“嗯?”

  周泽楷看到了这样的叶修,仅仅是叹气“......手术。”

  叶修好像才记起这回事儿,赶紧从周泽楷身上下来,之后取下挂在椅背上的白大褂“小周走吧?时间是快到了。”

  手术室外面,叶修正在和这次的患者的亲属交谈。

“请放心,这次手术一定会很成功的”叶修从手术室出来笑的大大咧咧,亮着红灯的急救室也变成了绿色。他从沾血的白色褂子的衣袋中掏出了一包烟,想起这事医院,叶修皱了皱眉但还是把那包烟塞了回去。

  周泽楷沉默的站在叶修身后的阴影处,近乎痴迷的盯着前面那个及时白衣染血依旧浑身光芒的人。

  真好啊,前辈。

  可能青年自己都没有注意,他注视叶修的目光,带着多少病态的依恋。

  叶修对这些事情意外的粗神经,依旧无知无觉的处理完病人家属后去勾周泽楷的肩“怎么样啊哥厉害吧?一会儿啊哥去请你吃烧烤。”

  周泽楷沉默的看着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叶修,眼底却是化不开的温和“...好。”

  青年丝毫不介意前辈染了血的衣角蹭在了自己身上,他只是沉默着,控制着,只为让自己的双手不去拥抱那个比他年长的人,把他死死的按在怀里。

  周泽楷沉默的看着叶修,这个人从在校园里就是受无数学弟学妹追捧的一代神话,到了医院操起手术刀,更是缔造了无人可以打破的“最全面的百科全书”的称号。他是那么的耀眼,足以支撑起一个时代......然后封神。

  尽管现在其他科目的人才亦是比比皆是,比如心理学的喻文州,内科的黄少天,还有骨科的韩文清——但叶修始终是那个端坐在王座上的无冕之王,不可否认。

  在周泽楷知道叶修这个人的时候,他就高到了云端,仿若神明……但是面对那个笑的像个狐狸烟瘾很大的叶修,青年却怎么也升不起敬畏的心情,反倒想要——赎神。

  啊啊,我再也不想离你那么远了

  我想抚摸你亲吻你,让你身上每一寸都是我的

  最后……吃了你的全部,我们就永远在一起了

  既然你身在云端而我于地狱

  那就下来陪我吧,前辈

  目光阴在细碎刘海儿下的青年阴暗的舔着嘴角,笑的十分满足:前辈 ……是我的,永远。

  叶修好像被一只野兽盯上了一般,寒毛直竖,只是他没有多想,便拉着周泽楷去了烧烤摊。
————————————————
嘛后面大概会越发变态不喜欢的孩子不要看喔
在下可能更的比较慢啦求体谅啦毕竟是个小连载?人生第一次啊撒花撒花!

最后艾特好基友啦 @Roy ͜✿ 重发是因为捉虫不用介意w

 
 

 

噗哈哈哈哈哈沐橙姐最可爱!
古风的沐橙姐也敲懵
自己随便撸的全职表情包
#苏沐橙: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