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丘之貉

all叶,忘羡
相当杂食,并且任性到只吹喜欢的人

我的小队长会变色

/是其它战队颜色的小队长,最后是伞哥颜色的彩蛋

有人说嘉世队服涂出来太丑了就加了点私设。大家中秋快乐,贺图回晚点补上

小队长!

其实正经版本上面还有个伞哥的_(:зゝ∠)_可惜我没肝了

【王杰希:可爱,想日(doki)】

据说,想让糖变成刀只有一个透明度的差距,于是我就来试试啦诶嘻嘻嘻

这次是双叶,下次准备画伞叶呢

/从后往前看就是糖啦,不信你看看吖

七夕到了

大家七夕快乐呀】

我的修修发梢会变色!

【黄叶】论话痨的正确打开方式


前方有病ooc慎重

不怕ooc欢迎一起互相伤害

 

叶修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发现自己昨晚是睡在电脑桌前的椅子上的。

 

 

叶修表示他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缩在椅子上过了一
夜的。

 

电脑的画面还停留在君莫笑拿着千机伞停在一条小巷的正中。



   叶修伸手摸了下,果不其然地又是有些发热。



  “老叶老叶!你这个懒虫快起床啦!Woc老叶?你别告诉我你昨晚就是这样子睡的啊,有好好的床不睡,装什么深沉啊要睡椅子真是的多大的人了,也不爱惜爱惜自己。等老了,有你受的不会吧叶不修你发烧了?!”



  “可去你的吧少天,眼睛正常点。哥怎么就感冒了,是你眼睛出毛病了吧?多吃点秋葵啊少天”




  这边叶修还在咂咂嘴回忆着自己这个老前辈对荣耀女神的热爱呢,条件反射行的回答了一句,另一边就有个人直接推门而入。看到缩在椅子上披着被子窝成一团的叶修一愣,半秒钟后就又开启了话痨技能。



  “少天啊,哥这都奔三的人了还不老啊,尊老爱幼啊懂不懂,还有,我今儿的身体——倍儿棒。”



  叶修漫不经心地抽出根烟叼住,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腿,然后把君莫笑的账号卡抽了出来,压在键盘下面。




   你都不爱幼我还尊个什么的老。





  黄少天在心里默默地腹诽了一句,然后换上了特灿烂特别良心的笑容:“叶队你提秋葵我就不说什么了,我可是来叫你准备吃饭的!我跟你说今天的午饭特丰盛,苏妹子说要亲手下厨什么的。然后就让我叫你去厨房给她搭把手啦……”





  “哦。”叶修从椅子上下来,扯过搭在一边床上的国家队队服的外套套上,光着脚一边用手在裤兜里摸打火机一遍走到鞋柜旁边找出一双帆北京老布鞋就打算换上“怎么的啊少天,笑的这么开心,看你这样儿可是有的渗人啊。”




  “渗人渗个什么呦,叶队我哪天不是这样”黄少天讪笑这,却突然发现叶修竟想直接穿着这个出去,忙拉着了叶修。



  “等等我说你还真不知羞了啊!你穿着队服却套个破布鞋就出去,也不怕万一你粉丝看到了粉转黑嘛。然后不再喜欢咱国家队队服了这可怎么整!我跟你说,如果我现在拿手机给你照张相发微博上去你肯定刷刷刷刷刷地要掉好几万个粉!”




  黄少天想着这事儿的可行性,一边儿啦着叶修,一边还真要从兜里摸手机。





  “他们爱的是哥的才华,才不像你们这群人天天揪着我的衣品和烟不放。”




  叶修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还是扑过去拎走了黄少天的手机揣进了外套的口袋里,并弯腰把那双北京老布鞋放好,然后拿出自己那双落了薄薄一层灰并不常穿的皮鞋。



  然后返回了屋里打算找双袜子。



  “我们让你戒烟还不是为了你身体好,苏妹子都知道的事儿,哎呦喂老叶你这柜子也有点儿太乱了啊?”



。黄少天就站在门口,看叶修蹲在一个堆满了衣服裤子袜子什么的衣柜前面翻翻找找半天才翻出来一双袜子。




  然后叶修看了看地上的皮鞋,拿着袜子坐在床上不动了。



  “诶叶队,速度速度速度速度速度!怎么又赖床上去了啊我说,可别让沐橙妹子等急了啊,那样我们可都没饭了啊叶不修。”



  黄少天表示他并不能理解前斗神现散人顺便兼职荣耀百科全书的思路。




  然后他就理所当然的进了叶修的房间并想要把叶修拉起来。



  “少天 ”还没等黄少天真正碰到叶修,叶修就一脸深沉地看着像他伸手的黄少天,语气也是摆脱了慵懒很少见的严肃。



  “啊?”




  黄少天伸出去的手停在了半空,迷之尴尬。



  “你看我日日夜夜为荣耀女神付出这么多,身心俱疲啊,所以少天你看你是不是应该帮我做些事情?”



  “???”



  帮什么?



  难道说是沉迷于荣耀所以一直没办法发泄的欲望?



  这是一点也不纯洁的黄少天第一时间想到的东西。



  感谢某苏姓某楚姓某唐姓及广大的联盟女性选手所做出的贡献!



  然后黄少天就开始脑补起了限制级的画面。



  然后并不意外地脸红了,耳根子也是。




  “其实很简单的,帮我拿一下那边桌子上的纸和鞋油,我要擦鞋。”



  叶修恢复了原本懒散的的语气,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并且有继续缩成一团的趋势。



  “exm????????”



  黄少天内心跑过一群羊驼。



  他,他是不是拿错了剧本啊!




  这和同人本儿里的那些东西不一样啊喂!




  接下来不应该是他把叶修推到了嘛!





  黄少天在原地愣了三秒,内心被“我要换剧本”和“我一定走错片场了”疯狂刷屏。





  好容易在叶修好似看孙翔的眼神中回了神,目测了一下放着纸的书桌和叶修床之间的距离,黄少天突然就笑了“我说叶队啊,就这么点路自己走走?”




  “我不,你帮我。”叶修在床上百无聊赖的把自己团起来又放松下去。




  “好歹运动一下啊叶不修!你这样下午训练完被队长拉去健身的时候该怎么办啊?”




  “才不要,船到桥头自然直,以后的事就留给以后吧。”叶修眯着眼睛,极其不情愿“我说少天啊,你还去不去拿啦,帮个忙,嗯?”




   黄少天被叶修盯了盯,耳根刷的就红了。




  “好好好我这就去拿,叶修你别看了小心为老不羞!”




  然后黄少天在叶修怀疑他是否需要再买一箱六个核桃的视线中认命地去拿了纸和鞋油,又绕回来自觉地蹲下去拿着纸巾蘸着鞋油一点一点很仔细地擦鞋。




  叶修看着他泛红的耳根,眯了眯眼。




  “春天的脚步进了,山朗润起来了,水涨起来了”


  太阳的脸红起来了嘞。




  叶修一脸无聊顺便在黄少天擦鞋的时候撸了一把他的毛儿。



  “叶不修!!!不要随便撸我头发啊我又不是狗可以随便薅毛!还亏我好心帮你擦鞋。”





  “得了吧少天,我就摸摸怎么了”叶修一巴掌糊在了黄少天脑袋顶上“怎么嗯,这脑袋金贵得连碰都碰不得?”




  黄少天听了叶修最后习惯性的尾音,被勾的耳根子通红。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黄少天低了低头,用头发挡住发烫的耳朵“走吧走吧,苏妹子快等急了。我说老叶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你都磨蹭了快二十分钟了!快快快快快快一点啊叶队!”




  “那么急干嘛啊。”叶修不急不慢含着烟“我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跟少天你比速度。”





  “老叶!你再不动弹我可要给你报菜名了啊!真是的,我一场比赛十几万的身价反倒过来叫你下去你还拖,真是白瞎了沐橙姐忙了一早上”黄少天清了清嗓子,扯着叶修胳膊的手依旧毫不放松“听好了,今天早上沐橙姐可是做了鳕鱼培根吐司叉烧包奶黄包水晶虾饺红烧凤爪鸡蛋肠胡萝卜包老婆饼蛋挞烧麦河粉!你要是再不走我就自己下去然后把这些统统吃光了!赶紧下去啦老叶!”




  叶修的手继续摸着打火机,不聊嘴中的烟却被黄少天上前一步一把夺下“老叶你可省省吧,队长不都给你戒烟糖了嘛还抽个什么烟!真是的我们不让你抽烟可是为了你好啊老叶!”






  “不要以为你这样闹我不会说你啊少天”叶修也不去抢烟“你也不是不知道新杰他一天只给我几块儿糖早就吃完了嘛。”




  黄少天挠了挠头,姑且接受了这种说法。



  等叶修洗漱完毕之后,就被黄少天扯着下楼去吃饭。




  期间方锐用刀子划走了叶修小半个老婆饼,张佳乐叉走了叶修一只水晶虾饺,还美名其曰沐橙妹子只做给了叶修中餐他们在苏黎世只能吃西餐,领队有好吃的也要大家一起分享促进队内团结友爱云云。“怎么了啊一个个的,”叶修咬着水晶虾饺腮侧微鼓,吐字略有模糊“我好歹还是你们领队呢,嗯?”




  “还有,黄少天你盯着我的脸看干什么,又不能看出朵花儿来。”叶修终于咽下了那口虾饺。




  “卧槽我才没有一直盯着老叶你脸看呢,又没什么好看的......虽然虚胖但是捏起来手感一定不错。”黄少天连忙撤回一直盯着老叶腮帮子的目光,说的嘀嘀咕咕。




  “少天你刚刚说了什么?我没听清。”



  “哈老叶你居然没听清,你猜呀猜呀猜对了我就告诉你。”黄少天快速解决完盘子里的食品,手按在桌子上低头说了一句“我吃完了”就跑了。



  叶修眯了眯眼睛,并没有错过转过身子的一瞬间,黄少天露出来的通红的耳尖。




  方锐嚼着鳕鱼条,对现队员表示十分关心“少天他怎么了?”




  叶修眯了眯眼睛“大概是春天要到了吧。”




  喻文州投来意味深长的一眼。




  在训练期间,当叶修捧个大茶杯路过黄少天的时候,突然被拉了下来。




  “怎么,呜?”叶修突然感觉嘴里被塞了个甜甜腻腻的球状物,还挺大。



  “别问我这是什么,老叶你天天吃这东西还感觉不出来?好了好了别看我了我要训练啊老叶,别抽烟了。”




  叶修有点莫名其妙的按了按被撑的鼓鼓的脸颊,顺便舔了舔糖:



  嗯,挺甜的,苹果味的。




  一天的训练完事儿之后,叶修像往常一样出门儿,准备买点糖,却在走廊被人从背后一把抱住。



  “怎么啊,突然抱着我。白天还那么害羞,好像早上趁我睡觉的时候偷亲我的不是你?少天啊趁人之危,你的良心不会痛?”




  “我靠老叶你那个时候居然是装睡骗我,还有不许偷偷出去买糖,除非你主动亲我一下!”




  在走廊拐角处,全国家队唯一的正常人李轩的脚步顿了顿,他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完——

  脸红才是一个话唠的正确打开方式,烦烦成为最后赢家迎娶叶修

烟叶什么的真是有趣(≖‿≖)✧

然后发现写出来的是黄叶,一个联文产物,文风不同稍多见谅。接下来 @万俟明烛 就是这个太太开的头哼唧,我写的后半段,文风简直放飞自我。

【叶修这么可爱,当然是希望全联盟一起宠他啦】

人体借鉴,涂灰人体练习,老图重撸

cp自由,由心而证

【我的魔术师,愿万千星辰为你加冕】

【他用一个人的肩膀,扛起了整个微草】

/王杰希十八岁生日快乐

【all叶】保护领队不被叼走是每个好队员的责任

前方有毒,慎重

不怕的欢迎一起吸毒

  叶修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只是裹了被子睡在自己床上睡了一觉,第二天早上一睁眼整个世界都变了。

  床还是那张床,被子也还是那床被子。叶修才醒还迷糊着呢,刚想摸下床头的戒烟糖——卧槽那个温热的不明物体是什么!!?

  叶修试着拍了拍那个鼓成一坨的被子:“嘿老兄这是我屋。”

  那被子蠕动了几下,冒出来了个发丝凌乱的脑袋:“怎么了啊天榻了?叶不修啊不是我说你这才几点啊天都没亮呢找什么急啊。睡睡睡有事儿一会儿再说,这还早着呢着啥急啊?你不困我困啊叶不修。”

  黄少天明显还糊涂着抱着叶修蹭了又蹭,而且试图把叶修放倒让他抱着更舒服。

  在黄少天半梦半醒间抱着他又舔又咬的时候,叶修想摸根烟冷静一下。再这样下去,他真的控制不住自己天亮之后要对亲队友下手了。

  叶修扶着自己的额头冷静了一会儿,看着依旧无知无觉抱着他舔舔啃啃的黄少天心里有句妈卖批不知跟谁说。

  叶修摸了把脸看时间还早,他尽量忽视黄少天那并不乖巧的动作倒头就睡。

  等第二天早上叶修起来的很早,看着还在熟睡的黄少天,他觉得他需要抽根烟好好思考一下战五鹅的他,如何去跟黄少天真人PK。

  最终叶修还是默默地把黄少天单独留在了他屋,他以为这样古怪的一天就会结束然后变得正常。

  但事实证明叶修还是太甜了。

  或者是他低估了这一天的反常程度。

  叶修早上正要去吃早餐的时候,就看到了张新杰正在那儿称茶叶。

“早啊新杰。”叶修随口打着招呼,“今天挺早啊?”

  “嗯。”叶修欣慰的看着今天也一本正经的打着招呼的张新杰。

   正当饭后叶修捧个大茶杯满训练室查看队员的训练情况的时候,他被王杰希拦下顺便塞了一块糖在嘴里。

  “领队戒烟辛苦了,吃点儿糖。”

  叶修皱着眉捏着糖柄把糖抽了出来,伸舌头舔了两口一脸嫌弃:“大眼儿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哥不喜欢薄荷味儿的糖,还干嘛给这个。”

  王杰希不动声色地盯着叶修伸出的舌尖,嘴里说着:“我这不是没看么,你不吃我吃。”

  “吃吃吃,自己吃去吧大眼儿。”叶修又舔了一口糖,发现自己实在接受不了那股味儿后毫不犹豫地塞进了王杰希的嘴里。

  王杰希含着被叶修舔过的糖,笑得像只刚偷吃完烧鸡的狐狸。

  已经捧着热乎乎茶杯转过去的叶修突然觉得背后一凉。
 

  其它国家队未婚男青年默默的在键盘下面握紧拳头准备中午找王杰希真人PK。

  在叶修路过喻文州的时候,他再次被拦下了。

  喻文州看着叶修因为含了一大口茶水儿微鼓的脸颊笑啊笑,他抬起手在叶修的脸蛋儿上划拉了几下。

  “卖萌是无效的,装可爱是可耻的。”喻文州抬着脸笑的人畜无害,“改过自新重新做人才是你唯一道路啊叶队。”

  叶修眨巴眨巴眼睛,要不是感觉这样对不太起中华文明他绝对要一口茶喷喻文州满脸。

  喻文州望了望他,表情相当的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眼神里有很多他读不懂的东西。

  都是玩战术的人,叶修很清楚喻文州心脏起来是什么程度。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先人的名言都说了,不能怼的就躲。于是他捧着茶杯飞快转到了对面,正好看到孙翔满脸怒气死死盯着王杰希的方向,后者坐在窗边儿悠闲吮着那块糖。

  “哎哎哎松手,鼠标要碎了。”

  叶修一巴掌拍了过去,孙翔反手就抓住他。

  叶修痛呼一声:“我靠你属钳子啊?”

  孙翔立马松手不看王杰希了,乖乖坐好,表现得非常惹人怜爱。

  “疼么?”

  叶修很想一巴掌拍他脑门上:“你让韩文清捏你一次试试?”

  “真不好意思啊叶哥,一不小心弄疼你了,下一次我会轻点。”然后他开始专心致志揉叶修发红的手腕。

  等等,下……一次?

你还想要下一次?

  叶修内心有一群澳洲羊驼呼啸而过。

  室内所有人都抬起了头,空气里弥漫起一股微妙的气息。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叶修的直觉还是告诉他,孙翔这样作很可能被集火。

  出于一个团队应该团结友爱以及避免在国外发生群殴不良事件的考虑,叶修难得很有良心地提醒了孙翔:“哎,出门小心点,尤其注意一下韩文清啊。”

  他俩亲密私语这一幕落在旁人眼里,叶修顿时帮孙翔拉了个相当漂亮的强仇,绝不ot的那种。

  韩文清瞪着他们,怒目圆睁,表情超凶。

  叶修觉得后背又是一凉。

  然后他若无其事偷偷夹着一根烟从训练室溜了出去。

  里面……嗯……说不定正在发生血案。

  今天的叶修认真的思考着为什么他的队员会如此反常,而且,为什么他们反常的表现都那么自然!

  可能我的队员昨晚被集体调包了,今天遇到的都是假的。

  没错!肯定这样!

  叶修以他心理战术数十年的经验,毫不犹豫下定结论。

他摸出那根烟,还没点上火呢对面就跑来一个人,也不看路,迎头就撞进叶修怀里。

  叶修被撞得一个趔趄,烟也掉在地上顺便还被人踩了一脚,叶修很心疼地望着,下意识抱紧了怀中呆毛,突然有种想立马回国的冲动。

  “小周啊……你掐烟这动作能不能轻点?”

  周泽楷的脑袋在他怀中蹭了蹭,不知道是在点头还是摇头。

  叶修被蹭得有点尴尬:“行吧……我不抽了。”

  周泽楷脑袋又动了动,用肢体语言告诉叶修不要再唬虚空阵鬼了他们已经够胆小的了。

  “我真的不抽了。”叶修扶着腰,“每次都被你撞这么一下,我真消受不起。”

  周泽楷眨眨眼睛盯着他看了很久,然后他以一个熊抱的姿势告诉叶修他信了,而且很体贴地开始揉叶修的腰以及被撞疼的肩膀,力度把握刚刚好,叶修眯着眼睛竟然觉得挺享受。

  总算对得起长久以来的艰苦训练啊。叶修满足地想。

  只是为什么,这家伙脑袋一直埋在他怀里不肯起来?埋胸吗?他又不是韩文清。

  把脸埋进叶修怀里的周·心脏·泽楷呆毛儿一晃露出了一个纯良的笑容。

  趁其他人乱成一团儿从而趁机把领队叼走真的是最正确的选择,周·人生赢家·泽楷呆毛幸福的翘了翘。

  叶修突然背后一凉,他好像......忽视了什么?

  而还在练习室内的诸位战队成员还在争论不休的时候,喻文州突然露出了个沉思的表情

“等等......你们没发现少了个人么?”

——完——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周泽楷成为最后赢家。

这个不正经的段子是某次发疯后联文的产品,前半段儿是我后半段儿是你们并不正经的 @phoendy灵修 大大。这次段子和脑洞齐飞,灵修大大的文风几乎被我带跑,有点儿小得意。

【all叶】我还只是个宝宝

 

前方有病,慎重

不怕ooc欢迎来一起吸毒



  国家队领队的叶修,最近觉得沐橙看他的目光有点儿怪。


  等午饭之后叶修指导完小周顺便被蹭了蹭时,他发现了一道非常不友好的视线。


  等晚饭过后叶修被王杰希拉向他的房间,美名其曰切磋指导时,他又感受到了那道来自苏沐橙的奇妙视线。


  叶修在说是指导王杰希实则是被揩油时,摸了摸下巴感觉苏沐橙最近实在是不对劲儿。


  当晚,叶修抱着被子就做了个可怕的噩梦。


  梦里他是个骑士。他过五关斩六将,打败了王杰希周泽楷,切断了喻文州邪恶的诅咒吟唱终于来到了关押着公主的高塔之下。等叶觉得他终于要抱得美人归的时候突然冒出来了个神秘的橙发男子。


  神秘男抱着叶修亲得他气喘吁吁,叶修有点儿崩溃:说好的叶·人生赢家·赢取公主·修呢?叶修拍了拍橙发男子搂着他的腰还试图向下摸的手,试图拯救一下这个奇怪的世界观“嘿你是谁啊大兄弟?”

 

青年笑笑“我是公主啊。”


  叶修瞪大了他的下垂眼,内心的卧槽怎么都停不下来,说好的QD爽文男主角呢,结果YY大神却是把他交给了耽美大神,他现在可能是JJ架空BL男主角,还是主受的那种。


  叶修的小心肝儿颤巍巍,他又拍了拍已经摸到他屁股的罪恶的手,示意先停停。

 

“你叫什么?”叶修试图拍醒眼前这个假公主,得了吧这个世界都是假的。


  橙发青年舔着叶修的耳垂儿就像在舔冰激凌“我是苏沐橙啊。”


  “我是苏沐橙啊。”


  “是苏沐橙啊。”


  “苏沐橙。”


  “啊。”


  叶修现在的内心是崩溃的,这句话直接让他怀疑人生。


  叶修在苏沐橙小哥哥对他动手动脚的时候醒了过来,他觉得自己再不醒过来就会控制不住对亲队友下手了。他看着苏黎世的宾馆屋顶儿,从来没有觉得它这么亲切。叶修摸了根儿烟冷静一了阵,还好沐橙还是那个只会瞎盯着人看的小姑娘。


  等叶修觉得自己缓过来这股劲儿了,他想都没想就又睡了过去。


  叶修本来以为自己能睡个好觉,结果他发现自己还是太甜了。


  不,应该说是他的队员给他的印象太咸湿了。


  这次,叶修梦见了王杰希。这个王杰希穿着一看就十分正派的白袍,用法杖尖儿指着他的胸口,一副我要除魔卫道的样子,但他做的事情明显有违人设。


  “魔物,还不快现出原形!”王杰希的手不安分的拍着叶修的屁股,堂而皇之的说着要除妖斩魔的话。


  叶修的手突然开始痒痒,他很想抽出王杰希腰间别的匕首给他脖子来一刀。


  你个披着法师袍子的巫妖王!


  叶修还没有实际行动,突然感觉他尾椎骨和头顶儿有点儿痒,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冒出来。叶修伸手一摸:卧槽这毛茸茸的是什么东西!?敢不敢再扯一点儿?


  王杰希伸出手捏了捏叶修新长出的尾巴,叶修觉得居然还有点儿舒服?好像一不小心点亮了某种不得了的技能。就当他自暴自弃准备放弃治疗的时候,他醒了。


  一觉起来叶修摸了把脸,长舒一口气。

 

  还好是梦。


  叶修看着这也不早了,也就顺便收拾收拾准备起来了。等他往床边儿一摸:
 


  卧槽这个有点儿热乎的不明物体是什么,我的衣服成精了???

 

                                              ——原自一觉起来还在OOC梦里世界的叶修脑内第一反应。


  等那一坨不明物体在被子里蠕动了几下,冒出来了个黑发凌乱呆毛儿坚挺的俊俏脸庞“前辈,早。”周·人生赢家·泽楷抱着叶修的腰蹭了蹭笑得一脸满足。


  叶修惯性地摸了摸周泽楷凌乱的毛儿却发现手感意外的好。叶修感觉自己的隐藏属性突然被点亮。


  “不对啊小周,你怎么来我屋了?”叶修试图让周泽楷直面这个问题。


  “前辈......”周泽楷抬起头,叶修看着他脸上的表情还觉得有点儿小内疚。


  等吃完饭,叶修没什么事儿就刷了一下群,他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秘密。

 

  沐雨橙风:新的王叶周叶已码好,速来@一枪穿云@王不留行@风城烟雨


  王不留行:谢谢,已收到。


  一枪穿云:谢谢。


  风城烟雨:谢谢,还有别忘了照片儿。


  夜雨声烦:卧槽沐橙姐你不厚道,我的呢我的呢我的呢我的呢?别忘了啊沐橙姐你不能这么对我啊,一定要记得一定要记得!


  索克赛尔:别忘了+1


  海无量:别忘了+2


  一叶之秋:别忘了+3


君莫笑:呵呵


  屏幕背后的叶修,好像明白了什么。






——完——

哇哦有点儿欣慰最近沉迷这个梗,以后如果要写长一点儿可能全国家队的男同♂志♂都会写?虽然露背毛衣梗儿有点儿过气但是还是想写完